设为首页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廉政教育 > 廉洁走廊 >

【监察御史故事】孙嘉淦

时间:2019-07-07 信息来源:晋中市纪委监委 [字体:超大 ]

孙嘉淦(1683—1753),字锡公,又字懿斋,号静轩,山西兴县人。康熙五十二年(1713)考中进士,自此踏入仕途。历任翰林院庶吉士、国子监司业、顺天府尹、工部侍郎、刑部侍郎、吏部侍郎、都察院左都御史、刑部尚书、吏部尚书、直隶总督、宗人府府丞、工部尚书、协办大学士等职。孙嘉淦历经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,以敢言直谏而著称。因此,也常受到打击。但他无论居住乡间,还是任职朝中,都能至诚待人,始终保持刚正不阿的品质,成为当时受人敬慕的一位官员。

早在任职之初,孙嘉淦就敢当面指出皇帝的不足。当时,雍正帝性格喜怒无常,登基之初,大臣们皆不敢直言进谏。孙嘉淦却勇敢地站出来,上疏陈述了三件事:请亲骨肉、停捐纳、罢西兵。因为雍正帝继位有许多舆论说他是篡逆夺取的,孙的上疏有“请亲骨肉”之语,颇有影射之嫌,雍正帝十分恼怒,便将他的疏文出示诸大臣,并说:“翰林院乃容此狂生耶?”当时辅臣朱轼在旁边,委婉地说道:“孙嘉淦虽然狂妄,但我很佩服他的胆量。”雍正帝沉吟一会儿,大笑说:“朕亦佩服他的胆量。”雍正帝立即召见孙嘉淦,并升任他为国子监司业。孙嘉淦为祭酒时,曾荐其弟孙扬淦为国子监丞。后来,他又负责对宋镐、方从仁等人的教育培养。当学习期满,引荐给雍正时,孙嘉淦说:“宋镐、方从仁都有教学,可委以重任。”当孙嘉淦有发现方从仁的所作所为名不副实时,于是又直方上疏说:“方从仁不怎么样,实在不值得使用。”这使雍正很生气,斥责他反复无常,欺蒙圣上,为此将他撤职,交给刑部治罪。刑部提出,孙嘉淦犯了欺上之罪,准备将他斩首。这时,雍正又对朝中大臣说:“孙嘉淦太憨厚,他有优点,就是不爱财。”又免了他的死罪,把孙嘉淦发落到户部银库干些杂事。当时,兼领户部的果亲王允礼亲往勘察,得知他实心用事,且所经管账目不差毫厘,于是便据实奏报,孙嘉淦才重新得到任用。

乾隆帝即位后,召孙嘉淦来京。因孙嘉淦一向耿直忠事,思虑深远,便任他为御史。经过深思,孙嘉淦觉得乾隆帝初临国政,春秋方盛,政务繁多,当以修心养性为先。于是便上了一道堪与贞观名臣魏征的《谏太宗十思疏》媲美的《三习一弊疏》。指出“人君耳习于所闻,则喜谀而恶直;目习于所见,则喜柔而恶刚;心习于所是,则喜从而恶违。三习既成,乃生一弊,喜小人而厌君子。”认为“今欲预除三习,永杜一弊,不在乎外,唯在乎心,故臣愿言皇上之心也。”他希望皇帝预先要除掉这三种习气,永远杜绝喜欢小人而厌恶君子的弊病,切不可自以为是。乾隆帝看了这个建议后,积极采纳,“宣示于朝”,并提升孙嘉淦为刑部尚书,总理国子监事。孙嘉淦力主根除“三习一弊”的修心养性法,使乾隆受益不小,成为推动“康乾盛世”局面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上《三习一弊疏》后不久,孙嘉淦就被任命为直隶总督,在地方官的职位上,他仍保持着在京任职时的直谏品格。

乾隆四年(1739),孙嘉淦兼管直隶地区的直隶河务工作,在经过详细的考察之后,他上疏朝廷,认为,“天津是南北运河与淀河汇合后入海之重地,建议在静海县独流镇开挖引水河,以防止年久淤垫,这是下游治水的关键。”乾隆五年(1740)九月,他又上疏陈述综合治理直隶境内永定河、子牙河、南运河、北运河及东白洋两淀的具体办法,得到皇帝允许。奏疏呈递后,恰逢江南河道总督高斌进京,路过直隶地区,乾隆帝命令高斌会同孙嘉淦一并处理直隶河务工作。经过一阶段的修复整顿,永定河河道畅通,进而加固了保定城郊堤防,提高了抗灾能力,减轻了百姓的困苦。

为民请命是孙嘉淦上疏的另一可贵之处。当时的京辅一带,酒禁甚严,尽管如此,违法的人还是很多。但地方官吏都不敢向上报告。孙嘉淦上任后,根据实情,上疏提出:“禁酒原在灾年,现处丰年,不宜再禁。造酒之物,本非朝夕所食,豆皮、大麦、谷糠、黍谷之类,原属弃物,杂而成酒,可以得价,其糟可饲六畜。化无用为有用,非作无益害有益也。”他又进一步指出:“利所不在,虽赏不为。利之所在,虽禁弥甚。烧锅禁则酒必少,酒少则价必贵,价贵而私烧之利会倍于昔。会倍之利所在,民必性命争焉。孟子曰:‘君子不以所养人者害人’,本为民生计,而滋扰乃至此,则立法不可不慎也。”乾隆接到孙嘉淦这份逻辑性强、论证严密的上疏,认为他的建议对民生确为有利,决定对禁令作修改,使酒禁较前有所放松。这对于激发民间手工业生产和改善民众生活都有很大益处。

孙嘉淦的不贪图财物,其廉洁品质在当时传为美谈。他告老还乡,从京城回兴县之前,心想自己一辈子从不贪污,没有攒下几个钱,如今荣归故里,还是一副穷酸模样,遭乡绅土财耻笑的同时,也给朝廷丢脸。思谋良久,他让仆人连夜买来十几口厚重木箱,并亲自动手装满了砖头。第二天,辎重浩荡启程回家。没料到,皇帝得到举报说,孙嘉淦平常装清廉,实际也是个贪墨官,原因在于,他回乡的时候金银财宝带了好几骡车。于是,孙嘉淦行至半路遭到检查。此事一经汇报,皇上很是感动,命令沿途官府以真金实银换下了孙嘉淦箱子里的砖头,算是重重赏了他一笔。

孙嘉淦是清朝有名的犯颜直谏之臣,时人曾赞美他颇有魏征“耻君不及尧舜,以谏争为己任”的遗风,后人更是评价其为“嘉淦初为直臣,其后出将入相,功业赫奕,而学问文章亦高,山西清代名臣,实以嘉淦为第一人”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【监察御史故事】陈廷敬

下一篇:下一篇:【监察御史故事】唐 介


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晋ICP备07500251号
版权所有:中共晋中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晋中市监察委员会    电子邮箱:jzjwwz@163.com